澳门金沙在线娱乐

王吉伟 2018-10-20阅读:

危机不断股价暴跌扎克伯格连被逼宫,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被董事会弹劾Facebook股价再度大跌,这次扎克伯格真会退出吗?

在腾讯股价连续下跌的同时,大洋彼岸的另一个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最近跌的更惨。却又止是股价大跌那么简单,连创始人的董事长位置都遭到了冲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纽约市养老金等投资Facebook的多个公共基金表示,支持此前Trillium资产管理公司提交的股东提案,要求将扎克伯格从董事长职位上撤下。

受此消息影响,Facebook股票于美国时间10月17日开始转跌。17日已涨到160.08美元,18日再次跌到153.28美元。18日最终以154.92美元收盘,股价下跌4.50,市值跌了2.82%,目前市值4472.88亿美元。

危机不断股价暴跌扎克伯格连被逼宫,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事实上,之前Facebook已经经历了一次市值大跳水。在美国时间7月26日,Facebook收盘股票价格暴跌约18.96%,当日市值即蒸发了1194亿美元(约8100亿人民币),创下了全球史上市值第一跌。

自7月26日股价暴跌以来,截止10月中旬,Facebook市值已经下跌超过1600万美元。有股东因无法忍受Facebook市值由6200亿降至4600亿的巨幅下跌,要求CEO扎克伯格引咎辞职。

这已经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被要求辞职。自Facebook陷入“剑桥数据门”和“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丑闻后,股东们一直想着赶走扎克伯格。尤其是在10月17 日晚间爱尔兰确认正在调查Facebook漏洞门之后,股东们对小扎的意见更大了。要知道,在Facebook 9月遭遇的黑客攻击事件中,3000万受影响的用户有10%来自于欧盟,其罚款最高可达1. 63 亿美元。

危机不断股价暴跌扎克伯格连被逼宫,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今年6月下旬,在脸书持有1100万美元股票的Trillium就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剥夺扎克伯格的董事长职位。这次,仍旧是Trillium第一个提交提案。据相关新闻显示,这一轮股东炮轰要求扎克伯格退出董事长职位,排除公司13位高管和董事会成员在外,有超过50%的股东投票赞成分离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职位。

此次辞职消息传出后,Facebook市值再度降到4472.88亿美元,估计要求小扎辞职的内部声音会更大。即便扎克伯格在Facebook拥有59.9%的投票权,即便小扎的一股相当于普通股东股票的 10 倍,也扛不住股东们接二连三的“逼宫”。有可能,小扎董事长的辞职会在所难免。

危机不断股价暴跌扎克伯格连被逼宫,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对于辞职董事长这个说法,还有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扎克伯克曾在过去2个月抛售Facebook股票的举动。

8月 22 日,扎克伯格以平均每股172. 89 美元价格售出 36 万股Facebook股票,套现约 6200 万美元。

9月19日,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扎克伯格又准备抛售高达130亿美元的Facebook股票,并将这些钱投放到妻子普莉希拉经营的慈善机构“陈-扎克伯格倡议”(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简称CZI)中。

抛售股票,是否意味着小扎要将财产转移呢?而转移的目的又是什么?要知道,如果抛售了130亿美元股票,扎克伯克在董事会的投票权会大大降低。届时,董事们投票权会更大,弹劾小扎也就更容易。

小扎在此危机时刻大量抛售股票,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呢?该动机,是源自其对Facebook未来不确定性的疑虑,还是其开始对Facebook的未来感到迷茫了呢?这中间,应该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以至于扎克伯克对未来事业乃至人生都有了一些改变。或是已然对Facebook董事长的位置再无可恋,亦有可能是对Facebook当前的烂摊子无能为力了。显然,扎克伯格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并做了最坏的打算。

危机不断股价暴跌扎克伯格连被逼宫,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只是,一直以来扎克伯格就是Facebook的象征。其他董事或者高管上位,能否驾驭Facebook还是个问题。Facebook目前的窘境,即便是身为创始人的扎克伯格都感到心力憔悴,其他上位者能否解决这个难题呢?

眼下来看,不管是扎克伯格继续留任董事长,还是其他人接替位置,Facebook的一地鸡毛已然难以厘清。未来的路,很长,亦很难走。

Facebook,真的会非死不可吗?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澳门金沙在线娱乐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澳门金沙在线娱乐平台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 王吉伟
    自媒体、专栏作者
    分享本文到